纪念路遥诞辰70周年,拿起笔,写下你我的平凡的世界

2019-10-21 15:53:31

来源标题:匿名

70年前,新中国成立仅两个月,一个男孩出生在陕北的一个贫困农民家庭。在不久的将来,这个在饥饿和贫困中挣扎着长大的孩子,将慷慨地向这片土地上的无数普通人表达沉重的话语。他是黄土的孩子,在土壤中长大,热爱文学,像牛一样耕作。他创造了“平凡的世界”,英雄的奋斗和成长故事激励了一代又一代的读者。由于长期高强度的工作,他的身体状况越来越差。在他最后的日子里,他在生病期间写了“从早上中午开始”,回顾了他创作伟大作品的漫长过程。他是路遥,从陕北的大山里一点一点走来。平凡而伟大的世界也从这里开始。2019年是路遥诞生70周年。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新古典文化有限公司和清华大学文学创作研究中心从现在开始联合发起征文比赛《我平凡的世界》。

征文比赛海报

当以《平凡的世界》获得茅盾文学奖时,路遥曾经写道:“生命的大树永存,当我们栖息在它的树枝上时,我们情不自禁地为它歌唱。”在他看来,文学萌芽于普通世界,属于千千一千万普通人。征文比赛“我的平凡世界”坚持这一理念,鼓励更多的普通人写属于自己和这个时代的故事。参赛作品必须以“我的平凡世界”为主题。体裁没有限制,字数超过2000(诗歌不限于单词)。每个参与者限一个条目。参赛作品应为未出版的原创作品。参赛者可在指定期限内将作品连同基本个人信息发送至zhengwen@readinglife.com。提交的截止日期是11月10日。

本次征文比赛分为两个评价阶段:初选和最终评选。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格非、许陈泽、青年作家迪恩、林培源、北京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邵严俊、媒体专业人士张亮、冯江担任特邀专业评委。比赛将获得一等奖,奖金为1万元。二等奖是5英镑,奖金是每人5000元。三等奖是10个,每1000元。前50名入围者将获得一套路遥全集(集锦版)。所有获奖作品都将获得获奖证书,并将被收录在“我的平凡世界”音频纪念专辑和电子纪念专辑中,分别在喜玛拉雅和qq Reading等电子阅读平台上发布。

“平凡的世界”

早上从中午开始(节选)

路遥

也许我大约二十岁。我不记得在什么情况下,当我走在家乡宁静的山路上,或者当我在一个小镇面对河边悠闲流淌的水沉思时,我曾经有一个想法:如果我想写一本我一生中规模最大的书,或者做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那一定是在四十岁之前。

我的心为此颤抖。这可能是命运之神的暗示。真不可思议,我埋葬了许多“胜利时期”的梦想。为什么这个承诺在此时此刻在我心中如此生动?

几乎在一瞬间,我非常认真地对待这件事。是的,任何人,尤其是有某种野心的人,年轻时都有许多理想、幻想、梦想,甚至妄想。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变化,这些玫瑰色的光环将会消失。然而,一旦一个人在某些方面具备了实现抱负的条件,他早年的梦想就会被严重提升到现实,他真正复活的可能性也会受到检验。

经过最初激烈的思考和论证,一个相当大胆的想法逐渐在我脑海中形成。我对自己的想法感到惊讶。一切似乎都不可能。

然而,为什么不可能呢?

我决定大规模写书。

在我的想象中,未来的书,如果不是我生命中最令人满意的,至少应该是最大的一本书。

说这个决定性的决定实际上是由我年轻时的一个偶然的梦引起的,有点神秘。事实上,人们和社会的许多重大变化往往是由一些偶然和次要的原因造成的。即使像第一次世界大战这样激动人心的历史事件发生了变化,原因也是一个人在南斯拉夫的一条街上暗杀了另一个人。

幻想很容易,决定也很容易。把幻想和决定变成现实是极其困难的。这是为了在人们居住的平坦地面上建造一座理想的山。

我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首先,我缺乏或没有写长篇小说的经验。到目前为止,我最长的作品是《生活》,只有13万字。即使写了这样一部作品,我还是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一片巨大的沼泽,久久不能自拔。如果这是一项很长的工作,甚至是一项很长的工作,我很难想象我是否能胜任这个巨人所做的工作...人是一种惰性的动物,如果他在温柔的土地上沉溺太多,他将会削弱他重新进入风暴的勇气和力量。从我们面前“生命”创造的温暖气氛中,再一次踏上冰雪进行一次看不到未来的探险,鼓声会不时响起。

去一座高山很难,但回到平地更容易。另一方面,在目前的情况下,一个人可以在文学界度过一生。新老同事可以找到可以效仿的例子。因为一项工作的所谓“成功”,一些人会享受他们的成功,甚至吃一辈子,这是一个普遍现象。然而,有些人仍然喜欢在文学界,甚至在政界吃饭,却不写任何东西。你可以不时写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来证明你仍然是一个作家。即使写作变得更无聊,至少告诉人们我还活着。在晚年,只要身体允许,他会积极参加大大小小的文学和非文学活动,然后为年轻作家写的文章写一些序言或题字,这将安慰他。

然而,对于一个作家来说,真正的不幸和痛苦可能只是这些。我们经常看到的悲剧之一是,有多少有创造力的生活被高级官员埋葬了,他们收入丰厚,待遇优厚,追求名利。当然,有些人天生如此,或者没有能力反思生活,或者根本没有这样的理解,那是另一回事。

动摇是允许的,重要的是我们最终能否战胜自己。

回来。不要。进步既困难又昂贵。在回归舒适的同时,一个人必须吞下一剂致命的毒药。

路遥

这是属于我的同一句话:有时我不得不对自己残酷。应该认识到,如果你不能像牛和马一样重新投入到艰苦的劳动中,你的现实生活要么作为一个作家,要么作为一个人结束。

总编辑:李云纳文字编辑:张毅图片编辑:朱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