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之后的第一个并购潮开启 医药外包行业加速洗牌

2019-11-01 21:50:51

来源标题:匿名

“医药外包”行业可能是国内医疗改革加强后的第一个爆发点。

中国第一医药民康近日宣布发行3亿美元零利率可转换债券,目的是“并购业务扩张”。

a股上市仅7个月后,第二大领军企业康龙华宣布将继续在香港上市,筹集5亿美元,以扩大中国实验室的产能,并扩大其在美国和英国的业务。

中小型玩家也不闲着。在短短两周内,仍处于第二梯队的九洲制药宣布完成两项并购,即以7.9亿元收购苏州诺华100%股权(诺华子公司)和以1600万美元收购美国医药外包公司瑞博制药(Rebo Pharmaceutical)。

虽然这个行业很小,但在整个行业中意义重大。与其他行业的“外包”逻辑相似,东软等大型公司已经出现在软件外包领域,富士康和伟创力也参与了精密设备制造外包。药品外包是帮助制药公司完成一些相对常见和复杂的新药开发工作,这将大大降低制药公司的研发成本和研发周期。因此,在一个像美国这样制药工业发达的国家,“外包”几乎是每个制药公司对每种新药采用的方式。

由于极度标准化,并购是行业中最常见的扩张方式。美国七大巨头都无一例外,最大的昆泰甚至有44次。并购带来直接订单和研发“吞吐量”,这是行业的核心能力。

中国的医药外包行业似乎也在起步。

序幕拉开了

医药外包行业的学名是CRO(Contract Research Organization),是指通过合同为医药企业在药物研发过程中提供专业外包服务的组织或组织。Cro企业接受制药企业的委托,开展一些新药研究工作。

(医疗外包流程图)

一般来说,cro企业的员工成本比大型制药企业低20-30%。研发外包可以相对提高制药企业研发的灵活性,降低试错成本。同时,与制药企业自己承担的项目相比,cro企业承担的项目可以节省约1/3-1/4的时间。

一位从事证券业务的医学分析师向蓝鲸产经集团介绍,最近医药外包企业频繁的并购与过去三年的一系列优惠政策密切相关。他说,目前的国内医药政策环境与美国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相似。正是在那个时代,昆泰、科万斯和查尔斯·里弗等一些全球医药外包领导者出现了。如今,这些企业仍然是医药外包行业的全球巨头。

他提到1980年代和1990年代美国的一个重要里程碑是1984年,当时美国国会通过了哈奇-韦克斯曼法案,其主要目的是降低药品价格和简化R&D对非专利药品的批准程序。随后,仿制药大量投放市场,药品价格大幅下降。然而,原有药物研发企业的收入立即面临压力,研发效率大大降低。正是在这个时候,R&D外包行业开始活跃势头,然后开始了全球cro行业的快速发展时期。

逻辑是相似的。从2015年起提出的仿制药一致性评价的“批量购买”模式表明,中国原有的仿制药模式将会终结。在新制度下,由于以往的审批、招聘和采用等行政障碍以及医疗保险目录调整周期长而带来的不合理红利迅速减少。过去,大多数制药公司所依赖的模仿模式和黄金销售模式的回报率大幅下降。未来,企业只有不断创新,不断增加研发投入,不断开发具有真正临床价值的新产品,才能生存。

在批量采购的影响下,大型仿制药公司的创新和转型迫在眉睫。然而,由于创新药物研发渠道较少,企业研发经验不足。与恒瑞制药(Hengrui Pharmaceutical)等龙头制药公司相比,它们在创新和转型过程中更加依赖医药外包。2017年,R&D规模以上制药企业投资增长28%,上市制药企业投资增长32%。

研发投资可能会加速。因为在过去的两年里,除了领先的制药公司增加对创新药物的投资之外,在资本的支持下,大量的初创公司已经进入该行业,从创新药物开始,并瞄准新的领域。创新药物在上市前可能有一个漫长的过程。在此期间,他们只能依靠融资来弥补收入不足。因此,这类企业往往具有较高的R&D外包率,并降低其运营成本。

(生物制药繁荣的主要数据图表)

光大证券的研究预测,这将在2019年为国内医药外包行业贡献约120亿份订单。据统计,2018年国内生物制药一级市场融资826亿元,同比增长79%,2019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19%。去年,国内生物制药公司进行了284项1-3期临床试验,占全国总数的38%,而且这一趋势还在逐年增加。

同时,科创办和HKEx加大了生物制药在资本市场的规模,拓宽了融资渠道。截至2019年5月底,香港已有8家生物制药公司上市,共募集资金210亿元。此外,共有24家制药公司的科学创新委员会上市申请已获接纳。

买,买,买!

传统医药企业创新转型的迫切需求与生物技术浪潮的爆炸性需求相结合,一方面给医药外包企业带来了快速发展的机遇;另一方面,需求的激增也考验着吞吐量。自然,一些聪明的外包公司已经将注意力转向并购,这是他们成为全球巨头的绝佳机会。

目前,药剂学康德是世界第八大领导者,除syneos外,前七大国外巨头已收购超过19次。世界头号医疗外包霸主昆泰也以44项并购位列榜首。从1994年到1995年的五年间,收购了30多家公司,以改善其业务布局。

(世界七大cro企业并购扩张史)

国内医药外包企业正在跟随前人的脚步拓展业务领域。除上述药品明康、康隆和九州制药外,cro Leading Tiger制药通过海外收购(韩国dreamcis、美国bdm等)逐步建立了13个海外办事处。)和设立海外子公司(日本、新加坡、加拿大等)。)。此外,泰格拥有丰富的投资业务储备,已投资近100家创新制药企业,2018年实现投资回报1.2亿元,同比增长128%。

而分子集团领导人石爻科技收购并增加了浙江博腾(现更名为惠始制药)的资本,持股比例为37.4%。迄今为止,石爻已经完成了对建筑砌块、散装药物和制剂布局的分析。

“安平龙头”赵燕新建了一家苏州工厂,以扩大生产能力。另一方面,它计划通过收购新英格兰三大临床前cro公司之一的biomere来打开全球市场。

这些医药外包企业在并购和扩张的道路上消息灵通,但成为巨头的道路漫长而艰难。光大证券的研究论文指出,目前中国没有一家医药外包企业能够实现医药外包全过程的一体化运作,大多数企业只是细分领域的领导者。此外,医疗外包的主题高度专业化,相对稀缺和昂贵,这无疑给张之路的扩张增加了许多障碍。

上述分析师向蓝鲸产经指出,“合并+延伸”是医药外包巨头发展的必然选择。不仅如此,医药外包是一个“强而有力”的领域,行业规模效应非常显著,企业的最终竞争必然是寡头竞争。

目前,各公司仍在展示各自对张之路全球化和平台扩张的神奇力量。无论是姚明康德这样的巨人走得更远,还是九洲医药在角落里赶超,蓝鲸的月经都将继续受到关注。

资料来源:蓝鲸金融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500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