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博实名问题|逆差是美国贸易常态 两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时才顺差

2020-01-11 13:18:34

来源标题:匿名

万博实名问题|逆差是美国贸易常态 两次世界大战和大萧条时才顺差

万博实名问题,贸易逆差伤害美国经济了吗

中国证券报

□王亚宏 

法国人让-巴普蒂斯特·柯尔贝尔有很大机会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知音,可惜他生活在3个世纪以前。

作为路易十四时代的法国财政大臣,让-巴普辛斯特·柯尔贝尔是典型的重商主义者,他对国际贸易中的逆差深恶痛绝,如果将他当年的一些文书搬到社交网络上的话,那么和特朗普的推文如出一辙。柯尔贝尔说:“不论是在和平年代还是战争年代,贸易总能挑起永恒的战争。”这位致力于“让法国伟大”的政治家认为,国家间的贸易关系到霸主地位之争,货币则是摧城拔寨的利器。他在贸易备忘录中写道:法国商品会“为我们带来经济回报——简言之,那是贸易唯一的目的,也是使国家更为强大的途径。”

柯尔贝尔按照重商主义的经济理论,鼓励发展本国工商业,且提高关税来予以保护。他千方百计地扩大出口,并用扩大国内生产和贸易保护主义限制进口,以获得尽可能多的金银财富。一整套逻辑下来,重商主义也获得了“柯尔贝尔主义”的别称。而他这套理论,在300多年后被新的重商主义者继承下来。

新重商主义者秉承着基于简单商业的原始思维,认为治大国如掌公司,对国家来说贸易逆差就像公司运营出现亏损,会给资产负债表带来压力,相反贸易顺差则像盈利,每个人都会从中获得分红。因此要极力避免逆差,对从贸易伙伴那里进口的钢铁、铝制品以及汽车等上千种商品施加高额关税,只有这样才能“让美国再次伟大”。

但事实上国家和公司大不一样,贸易情况并非财务健康的重要指标。柯尔贝尔对贸易敌对的态度虽然在前期撑起了法国“太阳王”时代的辉煌,但几十年后却让法国在沉重的债务负担中难以喘息,这一政策随即也被启蒙时代的政策执行者抛弃。同样,如果美国坚持重建贸易壁垒政策的话,也会给自身经济带来负面影响。

因为美国已经习惯了长期贸易逆差,而且这对经济并没有太大影响,更没有对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形成阻碍。美国的历史一般追溯到1606年伦敦弗吉尼亚公司得到一份执照,赋予它在弗吉尼亚地区建立一块殖民地,次年詹姆斯敦定居点在此诞生。从那时起到现在的4个多世纪里,美国有超过350个年头处于贸易逆差中。

逆差是美国贸易的常态,且令人吃惊的是,在为数不多的顺差年代中有不少分布在典型的“非正常时间”,比如两次世界大战。当时卷入战火的欧洲贸易伙伴无暇正常生产和出口,反而要从美国进口物资来满足庞大的后勤需求。此外,上世纪30年代美国也拥有贸易顺差,当时美国正处于“大萧条”危机中,国内需求受到严重抑制。

历史数据显示,在大多数时候,贸易逆差并没有损害美国经济向上的动力,反而可以看作是美国经济实力的标志。经济发展与消费能力密切相关,有足够的财富购买别国的产品意味着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且贸易虽然以国家为单位进行统计,但具体则是发生在企业和个人之间,反映的是特定时期民众的切实需求和支付能力。从这个角度来看,顺差和逆差仅有统计学含义,并不会对经济基本面造成太大影响。

美国卡托研究所贸易政策研究中心的研究也支持了这种观点,该中心主任丹尼尔·格里斯沃尔德称:“贸易逆差不会减少工作岗位。事实上,贸易赤字的增加与失业率下降之间存在联系。贸易赤字不会拖累经济发展。相比赤字减少的年代,赤字增加的年份美国经济增长更迅速。对经济而言,贸易赤字甚至是个好消息,因为它意味着全球投资者对美国充满信心,国内消费者购买力在增强。”

但美国总统特朗普却不同意这种看法,他一方面想尽办法以国家安全的名义筑起关税壁垒限制进口,宣称“贸易战是好事,很容易赢”,另一方面对贸易伙伴的货币政策开炮,逼迫其升值。然而强迫贸易伙伴调整汇率并不能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起码之前几位美国总统在这方面的尝试都没有获得成功。

上世纪70年代时1美元兑换360日元,80年代美国施压日本签下“广场协议”,之后日元大幅升值,目前1美元兑换约110日元。但美国与日本的逆差目前比30年前还大,日元升值的结果只是削弱了日本力量,给韩国等亚洲四小龙腾出了位置,美国同样没有成为赢家。

有些市场分析人士将当前的货币环境看作是“17世纪重商主义的新版本”,一些国家将货币政策和金融衍生工具当作“金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过去的一年多里,新兴市场就遭到这种武器的定点打击,在廉价美元退潮后,这些国家出现大面积资产荒,从阿根廷比索到土耳其里拉,都出现了大幅贬值。

当然,特朗普自称与“失败专家们”完全不同,他坚信自己的政策会取得不同的成果,在这方面他有着和3个多世纪前的柯尔贝尔类似的倔强。特朗普除了和柯尔贝尔成为知音,也可能成为针锋相对的敌人,因为他们都秉承相同的以邻为壑的逻辑。但事实上即使当年的法国也没有关上外贸大门,柯尔贝尔还陆续建立了法国东印度公司和西印度公司,而当前美国专注“筑墙”的贸易政策能轻而易举地快速瓦解全球合作,击垮贸易体系。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虽然十年前的那场危机记忆已逐渐尘封,但再次发生危机的条件并没有被肃清。一旦危机降临,那么具有讽刺意味的事就会发生:即美国经济在逆差中稳步走向复苏,而缩小贸易逆差的努力,成了损害美国经济的真正罪魁祸首。